主页 > 玩家风采 >
住院笔记

发布时间:2018-12-04 10:01 作者:李明发 来源:原创

2007年12月初的一天,做饭,看的时间很早,在家里翻呼啦圈,一边看电视,一边不知不觉地超过了30分钟。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我觉得很不舒服。晚饭后,这种感觉仍然存在,一个不好的预兆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告诉丈夫我有预感,让他带我下楼去看一看,血压,高血压180,低血压110,医生建议我们去医院用血压针。高血压,听到这三个字,惊慌失措,我立即拿起我的手机,并打电话给我的父亲在我的家乡。我父亲非常焦虑,要求我们尽快去医院。

挂上急救电话,护士在门口再量我一次,这一次的高压已经达到200,低压120。护士一看到我惊慌失措的表情就安慰了我;没关系,我一会儿再给你检查。护士躺在急诊室的铁床上,正在往我的鼻子里插一根软管,这似乎在电视上已经看到了。我疑惑地问,回答说那是氧气。做心电图,手指血检,还有手臂上的血。一根针掉了下来,血管不见了,针在里面被找到了,心脏痛了,我咬紧牙关,告诉她我的血管很好,护士好像把针拔出来了。另一个人,我乞求;不能抽烟吗?医生说不行。这时,几个护士围着我,转过我的胳膊。这时,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羔羊,那么无助,老公只紧紧抓住我的手。另一根针掉了下来,我感觉针刺穿了整个手臂,我无法忍受的疼痛使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问,血管还没找到。一种委屈的感觉瞬间涌上全身,停下来!当一位漂亮的女医生走到我跟前时,我愤怒地喊道:我会打两枪(其中一针是为了减压),以确保它不疼。的确,就好像蚂蚁不小心咬了它一样,疼痛很快就消失了。

躺在床上,想像力十足,这时看到自己,右边挂着压力计,吊着瓶子,左边有一个方形的高氧气瓶,鼻子里有氧气。我真搞不懂,一个总是活下来的,抽搐的人,一下子就成了病人。在我的印象中,高血压一直是老年疾病的象征,我刚刚过了年纪。

高血压是我们家族中的一种遗传性疾病。我父亲不断提醒我,几天前打电话给我,说这是一篇电视报道,说高血压患者越来越年轻。并向我解释了高血压发病时的几大症状和特点。最令人难忘的是亲兄弟,就在国庆节前两个月,不到45岁的他被高血压无情地杀害,巨大的悲痛一直没有从我们的心中消除。这时,眼泪不停地涌出,我忍不住哭了,这一次,我试着忘记了这段难以忍受的记忆,甚至连写一篇像样的短信都没写来哀悼他。但是眼泪和言语无法表达我的悲伤,我觉得生活是如此的无助,渺小而脆弱。现在疾病来到了我的身边,我感到孤独和无助,只有我的父亲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安慰我。

一小时,两小时,五小时过去了,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血压还没降下来,过了一段时间,稍微测试了一下,降压注射的副作用就是折磨我,恶心,呕吐。胃痛使我无法平静下来。看左边和右边,一个比我先进,另一个在我来后同样的病人都回去了,我更担心,老公也安慰我,但是我的心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一些人被殴打,然后发生了几起车祸。我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场景,我的心不停地跳动。

由于血压不稳定,医院建议直到凌晨三点钟才开放一张名单。躺在医院的床上,我感觉好多了,我的心慢慢安静下来,两针打了小针,吃了降压药,睡到天亮。当我看到我丈夫整晚不睡觉去上班时,我感到非常难过。他请我吃早餐,自己去上班。随着血压的下降,人们和往常一样,心情也很好,还挂着瓶子。下午,针头也完成了,日夜躺在床上,我突然感到背痛,我想让我丈夫带我出去散步,有机会溜出医院的门。晚饭后,我丈夫把我送回了医院。

住院笔记

第二天早上,我请医生离开医院。检查一下,对于我平时最怕去医院的人,我做了彻底的检查,做了什么双肾腺B超、腹部彩超等,只是等待结果,我不想在晚上呆在医院里,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只为了向医生问好,一个男人偷偷回家了。

高血压现阶段,没有更好的治疗,只有终身用药。由于家庭遗传,我的父母,包括几位叔叔都是高血压患者,因为他们早发现,而且按时吃药,平时注意饮食调整,多锻炼,身体健康。尤其是我的父亲,72岁,看起来像他的60多岁,这也与他的运动和愉快的个性有关。

现在,我每天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测量我的血压,按时服药,每天一次。习惯也很简单,老公给我买了最先进的电子压力计,给手臂一套,高、低压数据出来了,既简单又方便。

在我的一生中,从现在起增加了一件终身陪伴的东西。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东森游戏平台专业提供东森注册开户、相关产品和服务。东森官方注册是行业中极具实力的品牌销售和服务机构。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东森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浙ICB备827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