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玩家风采 >
人是人自己的目的和手段

发布时间:2019-03-12 19:27 作者:李明发 来源:原创

人是人自己的目的和手段

人是目的,但这个目的是通过人类自己的劳动力鲲活动来实现的。人和他们的活动是实现目标的手段。人既是目的,也是手段,是目的和手段的统一。社会的剥削将两者分开。社会主义社会是实现两者统一的起点。片面强调手段,否定目的,是错误的;片面强调目的,消极手段,也是错误的。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思考“人是目的”与“人是手段”之间的关系。在这方面,两个角色的思考值得我们关注。一个是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提出的“人是目的”。他说,“如果你这样做,你将永远在你的个性和人性中运用人性,达到目的,而不仅仅是作为一种手段。” [1]另一种是英国早期的经验哲学。 Home Hobbes说“这个人是个狼人”。他从想象中的“自然状态”开始,并相信在国家诞生之前,人们利用他们的自然法则或“自私自利”来拯救自己,并采取任何手段来排除和摧毁敌人。这导致“每个人都”。战争状态使“人像狼一样”[2]。

一个鲲人既是结束也是手段

马克思主义认为,既然人类已经将自然世界与自我意识的动物区分开来,那么世界就分为两部分: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人是主体,自然成为客体和客体。

首先,自然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和条件。然而,自然并不能自发地满足人们的需求,自然世界提供现成的东西也无法满足人类的需求。人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劳动改造自然世界,以便适应自己的需要,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这是与动物生活不同的人类生活的基本特征。因此,对于自然,对于人们自己的劳动实践,人是目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人类的目的是通过人类自己的劳动活动鲲来实现的。因此,人们及其活动是实现目标的手段。人是他自己手段的目的,也是他自己目的的手段。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其次,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本质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们的各种社会关系构成了一个结构合理的有机统一体。经济关系是所有社会关系的基础。生产关系是所有社会关系中最基本的关系。人们各种社会关系的相互影响鲲相互制约和相互渗透。一方面,所有的社会关系都是由人类创造的鲲承担的。它们都是人际关系,是人类本质的反映。另一方面,所有人都是社会关系中的人。任何人都不能脱离某种社会关系,如果它脱离某种社会关系,就会失去人类的本质,不会被称为人类。在社会的相互关系中,我是目的,别人必须是手段;别人是目的,我必须是手段。因此,无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还是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人既是目的又是手段,是目的与手段的统一。

鲲历史的演变

原始社会中的原始人类,因为没有职业分工和阶级分化,每个人的劳动,每个人的消费,每个人都是目的和手段的统一。每个氏族,每个部落也是目的和手段的统一。

在生产力发展过剩产品和私有制的出现之后,人们逐渐从贫富分化发展到阶级分化,并出现了两类奴隶和奴隶。奴隶主不仅拥有生产资料,还拥有奴隶本身。奴隶负责所有繁重的劳动力和材料生产任务。它们只是奴隶主的“谈话工具”。奴隶主甚至训练身体强壮的奴隶为“角斗士”,并将角斗士之间的斗争作为娱乐。奴隶既是奴隶主的劳动工具,也是奴隶主的娱乐工具。在奴隶制社会中,人们完全被分为目的和手段。奴隶主是纯粹的主人和目的,奴隶是纯粹的奴隶和工具。

在封建社会,地主占用土地鲲养牛和农具,农民没有或很少附身,他们被迫租房东谋生。虽然封建社会中的农民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奴隶”的地位,但是有了“生命”的权利,地主不能随便杀死农奴。农奴也可以拥有少量的生产资料和他们自己的时间和劳动产品,这些产品在某种程度上与个性无关,而不是纯粹的奴隶和房东的工具。

在资本主义社会,商品经济逐步得到充分发展。在商品交换领域,人与人之间实现了自由和平等的权利。在商品交换活动中,每个商品所有者既是卖方又是买方。作为卖方,它是一种手段,买方是目的。因此,从绩效的角度来看,销售和购买是统一的,手段和目的是统一的,每个商品交换者既是目的,也是手段。作为买主,他实现了自己的目的;但是,为了购买必须卖,卖是实现购买的手段。当卖方和买方,劳动者和资本所有者,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一旦离开商品交换领域进入生产领域,两者的平等地位和权利发生变化,资产阶级就是目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是一种收集财富的方式。马克思对此进行了深刻的揭示和描述。马克思说“劳动力的销售是在流通或商品交换的范围内进行的。这个领域实际上是自然人权的真正天堂。在行使的地方,它是自由鲲等于鲲所有权”和边沁。 “离开简单流通或商品交换的领域......戏剧中人物的形象似乎有所改变。原来的货币所有者现在已成为资本家。他领先;劳动所有者成为他的劳动力。在他身后,一个是微笑,傲慢,专注于事业;另一个是畏缩,好像把他的皮肤运到市场,没有期望,只是期待刮伤。“[3]鲲的社会系统是目的和手段统一的起点

自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日起,人们开始摆脱历史上目的和手段分离的状态,开始实现目的和手段的统一。在社会主义社会(完全社会主义)中,生产资料是公共的,不能用作剥削和压迫他人的手段;消费品的分配是基于按劳分配的原则,每个工人都是以自己为基础的。向社会提供的劳动力的数量和质量给予相应的消费品。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社会的所有成员都通过自己的劳动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任何社会成员都无权向社会提供他所提供的劳动之外的社会。他无权将他应该承担的劳动转嫁给他人,他没有权利无偿地占有他人的劳动和结果。任何人的劳动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任何人的生活满足都需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来实现。因此,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目的和他自己的目的的手段。每个人都是目的和手段的统一。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就像整个社会一样。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东森游戏平台专业提供东森注册开户、相关产品和服务。东森官方注册是行业中极具实力的品牌销售和服务机构。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东森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浙ICB备827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