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玩家风采 >
关联

发布时间:2019-05-07 14:36 作者:李明发 来源:原创

客观主义思想中的理想知识是一门完美的自然科学。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经典物理学被视为知识的模型。启蒙哲学家认为,所有人类知识应该而且可以像物理一样客观和精确,应该并且可以具有物理学的普遍性和必然性,并且应该并且可以在数学上转化为完美的公式或方程式。每个人都应该理解和认可完美的知识,例如2×2=4,实现这种知识的唯一方法就是理性。客观主义认为人类知识具有统一的基础,并确信理性可以发现这种知识的基础。笛卡尔,洛克,胡塞尔和拉塞尔的这种客观主义也被称为“本质主义”和“基础主义”。

(2)倡导知识具有统一的基础,并确信哲学可以为所有知识提供合理的证据,这对所有启蒙哲学家来说都是共同的。然而,一旦涉及这种“合理的证据”,这些客观哲学家之间的争论就会出现,他们的观点是相互排斥的。例如,在认识论中,洛克认为知识的基础是经验,康德主张它是超验的理性;在道德哲学中,边沁和密尔提倡“功利主义”,康德坚持“义务理论”;在政治哲学中一方面,罗尔斯认为正义意味着平等,诺齐克认为正义在于捍卫个人权利。通过这种方式,存在着支配西方现代哲学演变的基本矛盾。哲学家对“合理证明意味着什么”有一致的看法,但他们提出的“合理证据”是不同的,不相容的,并且没有更高的理性标准来统治这些哲学论证。

启蒙时代的客观理想是用合理的证据认识论对科学知识给所有知识提供合理的证据。政治哲学为国家制度提供了合理的证据,道德哲学为道德规则提供了合理的证据。但是,他们都不能提供他们承诺的那种证明。从这个意义上说,启蒙的理想已经失败了,所有西方现代和当代哲学的历史演变都揭示了这种失败。当代西方哲学中无休止的争论继续证明这种失败,而相对主义的盛行正是这个启蒙理想时代未能体现出来的。

(3)客观主义植根于自然科学的肥沃土壤,但希望在所有知识领域取得成果。另一方面,一半是诱惑,一半是压力。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一直与自然科学相一致。他们尽一切努力寻找历史的一些公式,为社会生活制定某些方程式,并将自己转化为物理学。学习这种“精确客观的科学”。然而,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人们可以达成一致的历史公式和社会方程。即使有人制造了某些公式或方程式,它们对社会历史也没有影响。在物理学中,可以形成整个科学家群体同意的“范式”,但它不能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中完成。人们逐渐意识到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之间存在根本区别。自然科学的存在是以消除主体性为前提的。相反,主体性不仅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中是不可逾越的,而且它本身也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形成的基础。客观主义与物理学作为人文社会科学知识模型的失败使人们认识到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应该与自然科学的合理性和知识标准不同。但事情并不止于此。当代哲学家所关心的不是认为主体性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中是不可避免的,而是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中不存在客观性。 “追求分歧”已成为所有后现代主义者密切关注的共同旗帜。启蒙哲学家对主观性和差异性感到悲惨,当代哲学家时尚地提倡主观性和差异性。知识模式和哲学家对知识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客观主义的衰落和相对主义的兴起是同一哲学进化过程的两个方面,相对主义的主要领域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联

客观主义和相对主义之间斗争的焦点是现代哲学无法逃避的噩梦。如果代表启蒙理想的客观主义对于客观性来说太高了,那就完全无法实现。现在流行的相对主义问题在于它完全放弃了对客观性的追求。

(4)“相对主义”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哲学帽子。甚至像richardrorty这样的典型后现代主义者也不愿意承认“相对主义”的名声,并称他们的观点为“民族集中制”。问题是改变名称并不意味着摆脱相对主义。我认为,真正克服相对主义的关键是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中建立客观性。

东森平台: 我们首先应该澄清“客观性”的含义。我们必须承认,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中,没有与人类分离的纯粹客观经验和真理。在社会历史领域,不可能将事实因素与价值观分开。因此,我们所谓的“客观性”并不是指超越的自由真理和自由的事物。归根结底,哲学关注的基本问题是“基础”或“原始”问题,它要求形成知识的决定性原因。由于人文社会科学对“这篇文章”有许多不同的解释,而这些不同的解释来自人类的不同主体性和价值观,那么在人文社会科学中建立客观性,有必要回答人的主体性。物质的价值取决于事物。

(5)我将这种翻译主义观点与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客观性视为“关系主义”。这种相关性是建立在马克思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意识形态批判作为一种方法,以及知识社会学作为基本理论的基础上的。

关联

所谓“相关性”意味着知识与人的社会状况有关。传统哲学研究知识与客体之间的关系,并运用知识来符合客体(客体)来证明知识的合理性。康德的“哥白尼革命”颠覆了理解的关系,利用主观性来定义对象,并将知识视为主体与客体之间相互作用的产物。马克思历史上第一次探索知识与人类社会存在之间的关系。马克思提出,在社会历史领域,人们的思想是其存在的功能,人们的意识,观念和知识是由他们的社会生活条件决定的。马克思揭示了人文社会科学的历史真相知识不符合它所指向的对象,而是符合表达它的人的社会情境;知识的深层动机不是来自对象的真实,而是来自人们的生存活动。社会存在决定了社会意识,人文社会科学不能与价值因素分离,不能通过利益来控制。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是意识形态。如果人文社会科学是意识形态,那么对人文社会科学知识基础的哲学质疑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批判,揭示人们的社会存在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人们的理解。通过这种意识形态批判,我们可以发现人们的认知动机不是学术性的,而是生存性的。认知的紧迫性不是来自对知识的热爱,而是来自应对生活环境的需要。知识的基本本质是有用的,它为生命服务。因此,不同生活环境中的人有不同的问题或对同一问题有不同的答案。这种意识形态批判提供了一种独特而有效的方法。它的主要贡献在于揭示出不仅有理论因素,还有决定人类社会知识的“超理论因素”。

澄清知识中“超理论因素”的学说是知识社会学。传统哲学认为,决定知识本质的事物只是理论因素。这些理论的因素可分为正式和内容。知识社会学认为,在许多情况下,决定知识本质的因素不是“理论因素”,而是“超理论因素”。所谓“超理论因素”是指人们的社会状况,地位,兴趣,意志,欲望,经历和习俗。在知识社会学的观点中,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指向实践,人们的理解与他们参与社会生活有关。这种社会参与活动提供了理解的动力,定义了思想和理论形成的框架,并指出了解决问题必须遵循的方向。简而言之,人文社会科学的真理是历史的,其客观性存在于一定的社会历史联系中。

(6)相对主义源于人文社会知识的主观和意识形态本质,而主观和意识形态本质主要取决于人类的社会存在。知识社会学不能废除人文社会科学的主体性。它只能说明形成主体性的条件和原因,并将主观性嵌入适当的客观历史联系中。知识社会学不能改变人文社会科学的思想本质。它只能揭示知识与社会存在之间的隐性关系,使具有决定性作用的社会过程从无意识转向意识,使深层次的非理性冲动在理性的理解和把握中。知识社会学甚至没有梦想完全解决认知的“阴影”问题。它只能扩展人类的视野,增加理解知识的维度,为生成真正的见解提供更充分的条件。这是相关主义为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提供的客观性。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东森游戏平台专业提供东森注册开户、相关产品和服务。东森官方注册是行业中极具实力的品牌销售和服务机构。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东森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浙ICB备82719号